张戬炜:东林导师薛应旂
日期:2015/11/22 0:07:15 访问次数:1206次
  

     东林dang,并不是现代意义上的政dang,是产生于明代中期的学术团体,甚至,连严密的学术团体都算不上,只是一个政治主张、学术理念大致相同的学人士子,因为一场政治争斗而形成的团体而已。

     要说明的是,这个团体没有组织形式,没有组织纲领,没有最高领袖,甚至没有固定的人员,是松散的、仅凭相同政治见解作为辨别标志的散乱群体。这也是东林dang人遭殃时,他们的对手为什么可以随意罗列名单,加以绞杀的原因。

     为什么要用“dang”字作为罪名,是因为自古儒生秉承祖师孔子的教导,有“君子不dang”的传统。汉字的“dang”字,繁体字由“尚黑”两字组成。换言之,孔子认为,结dang是一件非常卑鄙的事。于是汉语中留下了类似“结dang营私”“dang同伐异”等反面词。当东林诸君子被他们的敌人、中国历史上臭名昭著的阉人魏忠贤安上“结dang”这个罪名后,就百口莫辩、任人宰割了。

     没想到,魏忠贤倒行逆施,没能善终,东林诸君子得以翻案,并以自己冰雪精神、松柏情操留芳百世。

     东林dang的创始人物,《明史·顾宪成传》中说的是“(顾宪成)偕同志高攀龙、钱一本、薛敷教、史孟麟、于孔兼辈。”清代吴裕垂著、洪亮吉编、纪晓岚订的《历朝史案》说,是“时称‘东林八君子’,宪成、允成、攀龙、希范、元珍,武进钱一本、薛敷教及茂才也。”。其后,东林核心以此说为准。这8个人,可认为是真正的东林dang发起人和代表人物。

     东林dang的核心成员,是常州府所辖武进县、无锡县、宜兴县的进士们。活动地点,主要在常州府武进县、无锡县、江阴县、宜兴县境内。其之所以命名“东林”,是因为时任常州知府的大儒欧阳东凤,应地方士人的要求,修复了宋代理学大儒杨时在无锡东郊的讲习处——东林书院,这些士子们经常聚在东林书院里课徒讲学,议论朝政。时人说及他们,常以“东林”作指代,是谓“东林dang”。

     明万历三十二年(1604年),东林书院开讲。时逢“高攀龙、钱一本、薛敷教、史孟麟、于孔兼”等常州籍进士相继去职,东林书院由他们轮流坐镇讲学。一时天下学子,如过江之鲫,纷趋常州东郊80余里处,以致“学舍至不能容”。因为都曾是朝廷官员,“故其讲习之余,往往讽议朝政,裁量人物。朝士慕其风者,多遥相应和。由是东林名大著……”东林书院成为全国的议政、舆论中心,一副“风声雨声读书声,声声入耳、家事国事天下事,事事关心”的对联,传遍儒林。

     东林dang的形成、发展、壮大,直到最后消亡,时间跨度长达几十年,曾深刻地影响、在某种意义上讲,甚至是决定了明王朝的命运。

     要说魏忠贤,不过一个内府太监,为什么对东林诸君子要下如此毒手,非得将其斩尽杀绝不可?究其原因,是因为他们都是饱学大儒、读书种子。东林诸君子高举的“纲常”大旗,是魏忠贤欲辩无言、欲折不倒的理论。除了动用武力,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 东林诸君子的学问,来自何人?追根寻源,可追到薛应旂处。

     薛应旂(1500年—1575年),字仲常,号方山。明代思想家、文学家。常州府武进县人。明嘉靖十四年(1535年)进士。

     薛应旂生于书香之家,平生以天下为己任,自幼苦读,为邻里所羡、乡闾所重。他读书重于实学,不图虚名。直到中年以后,才在朋友们的劝说下,走进科场。不负众望,高中进士。其后,以选拔天下英才为人生目标,立志不遗一个读书种子于郊野。

     任慈谿知县时,薛应旂辄亲授诸儒。任九江府儒学教授,则专注于儒学教育。期间曾受邀主考福建乡试、主署白鹿书院。谪江西建昌府通判,主讲道一书院。嘉靖二十五年居京城,其后六年,主持灵济宫讲学。浙江提学副使任内,专职儒教工作,期间巡历岁考、科举各一次。任陕西整饬兵备时,主讲榆林学馆、固原学馆。期间还受特邀主持秋试,从弃卷中遴选出邹应龙等人,传为杏坛佳话。

     关于薛应旂是东林学派思想导师这一点,据明末大儒黄宗羲《明儒学案·卷二十五·南中王门学案一》载:

    (应旂)先生尝及南野之门,而一时诸儒,不许其名王氏学者,以此节也。然东林之学,顾导源於此,岂可没哉!

     张夏《雒闽源流录》中亦有载:

     无锡顾宪成、允成兄弟少以制义来学,携草席设拜礼甚恭。仲常特器之,呼二孙敷政、敷教出见定交。后俱成进士,相与论学东林,并称名儒。

     东林dang领袖顾宪成及其弟顾允成,从小就师从薛应旂。薛应旂还让自己的孙子薛敷政、薛敷教与顾氏兄弟订交,共同学习。后来四人同为进士。顾宪成成为东林学派领军人物、东林dang旗手,其弟顾允成和薛敷教,是东林dang核心成员。

     东林dang人坚持原则、不阿权贵、清正刚直、生死不惧的品质,也可以从他们的导师薛应旂身上,找到源头。

     清代陈梦雷《古今图书集成》之《明伦汇编氏族典卷诸姓部264》中言及薛应旂:

     薛应旂,按万姓统谱,应旂,字仲常,武进人。嘉靖乙未会试第二。官至陕西兵备副使。负气节,能文章,以高第夙望督学浙中。伉直,不容于时。

     薛应旂本人有“人不自重,斯召侮矣。不自强,斯召辱矣”“学者不患立志不高,患不足以继之耳。不患立言不善,患不足以践之耳”等语。所谓“不容于时”,其实就是“负气节”“伉直”,不肯与世俗浊流同流合污。典型的事例是开罪于严嵩。

     嘉靖二十四年(1545年),薛应旂奉例考察南京五品以下官员。严嵩死dang诸杰受严嵩指使,私下给信薛应旂,要求照顾其dang羽。薛应旂毁信逐使,将此事报尚书张润,会同南京九卿堂上官,秉公考察,罢黜降调贪官污吏严嵩死dang诸杰、常州南御史守符融等共128人。自此,严嵩与子严世藩视薛应旂为异dang,务必除之。指使通卿御史桂荣弹劾薛应旂考察不公,将其降调江西建昌府任通判。

     所以,关于东林dang的思想资源、人格品质来自其导师薛应旂,应该是确认无疑的事实。

版权所有:常州市孔子思想研究会 设计制作:江苏通睿
Copyright (c) 2003-2012 czkongzi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统计 苏ICP备12064339号 [网站管理]
网站访问统计: